甘肃折达公路进行“双整改” 交通厅将核查分包问题-中新网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甘肃折达公路进行“双整改” 交通厅将核查分包问题

2018年04月16日 16:46 来源:澎湃新闻 参与互动 

  甘肃折达公路“双整改”,交通厅将核查是否存在违法分包问题

  甘肃省公路交通系统正在进行“双整改”:既整改公路质量问题,也整改工作作风问题。

  4月初被央视曝光的折达公路质量问题,被甘肃省委省政府定性为“一起十分典型的不作为不尽责、官僚主义、衙门作风严重的案例”,必须严肃问责,认真整改。

  为此,甘肃省成立了折达公路问题调查整改工作组。4月11日,在折达公路问题调查整改工作组前方指挥部,甘肃省交通厅副厅长刘建勋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对于这次事件暴露出的问题,甘肃省公路交通系统正在进行“双整改”:既整改公路质量问题,也整改工作作风问题。

  此前,折达公路质量问题举报人林忠民向澎湃新闻记者称,折达公路中的第三标段存在质量问题、违法分包、隐瞒事故、拖欠款项等问题。林忠民系上述标段考勒隧道进口施工队负责人,他带领的施工队完成了考勒隧道一半的工程,央视的报道也是因林忠民举报引发。

  举报人林忠民展示考勒隧道设计图纸。以下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澎湃新闻将林忠民反映的情况提供给刘建勋,刘建勋表示,关于工程质量的问题,相关单位正在对折达公路全线进行检测,对已经查实的考勒隧道质量隐患,正在进行加固整改。对于林忠民所反映的隐瞒事故、违法分包等问题,刘建勋做了记录,并表示将会核查。

  对于媒体报道中,考勒隧道存在用“刷层涂料就算整改”的问题,折达公路项目办副主任孙国生表示否认。他提供的文件显示,是施工方越过项目办向甘肃省公路局报告了虚假信息,致使后者将虚假信息回复给信访举报人。

  孙国生说:“2017年11月,在等待质量问题处置方案最终确定的时候,已经进场的施工队对考勒隧道、张家塬隧道内壁进行了粉刷。如果只是用粉刷替代整改,那我们在今年3月16日就不会进行二次论证了。”

  4月13日,澎湃新闻前往折达公路第三标段中标方中核西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核工业西北工程建设总公司)就该公司被指违法分包项目等事项进行采访。该公司负责人表示,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调查此事,他们不便接受采访。

  一场工程款纠纷,引发包工头举报

  折达公路是指甘肃临夏折桥至兰州达川间的二级公路,连接国道213线和109线。据甘肃省交通厅向澎湃新闻提供的资料显示,该路全长81.659公里,投资概算17.25亿元,项目于2009年8月开工建设,2013年12月通车。

  上述资料显示,折达公路项目管理单位先后由甘肃省公路局和甘肃远大路业集团有限公司承担。2008年工程可行性批复的项目业主为甘肃省公路局,2009年2月11日甘肃省交通厅批复项目法人变更为甘肃省远大路业集团有限公司。

  另据人民网等媒体报道,折达公路是中共中央办公厅挂牌督办的刘家峡库区移民扶贫项目,也是甘肃省委办公厅挂牌督办的全省重点建设项目。

  2018年4月1日,央视以《投资16亿扶贫路刷层涂料就算“整改”,记者调查四处碰壁》为题曝光了折达公路考勒隧道存在的质量问题。央视的报道源于包工头林忠民的举报,他是折达公路第三标段考勒隧道进口端施工队负责人。

  近日,林忠民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2009年8月,他前往兰州了解折达公路第三标段工程。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同为福建老乡的林文。

  林文向林忠民展示了折达公路三标段中标通知书,中标方为核工业西北工程建设总公司(现中核西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核工业西北建设公司),中标价2.64亿元,工期699天,项目经理葛建兵。

  林忠民介绍,葛建兵是核工业西北建设公司人员,林文当时也自称是这个公司的人,“我8月9号看的项目,当晚就和林文达成了口头协议。因为是朋友介绍,又是老乡,就没签书面协议。”

  林忠民与林文约定,由林忠民负责折达公路三标段考勒隧道进口端工程,共1076米,每米工程价款为53800元,再加上临建费用和土方费用,工程价款共6300万元,林文抽工程价款的20%作为管理费。

  此外,林忠民还表示,林文要他先提供600万元押金,等施工队进场后,业主支付10%的预付款后退还。若进场一个月后预付款不到位,林文将为这笔押金按民间借贷支付利息。

  林忠民向澎湃新闻出示了由他嫂子在2009年8月10日至12日多批次转账给林文的流水单据,共计420万元,林忠民称其余180万元流水暂时找不到了。此外,他还向澎湃新闻出示了施工图纸,物料清单等,证明其参与考勒隧道建设。

  按照林忠民的说法,他和林文达成口头协议后,于当年8月16日带领先期的二十多名工人进场修临建和便道,林忠民还出资买了挖掘机、铲车等设备,但是,林文并未按照约定支付预付款,也不退还押金。直到当年10月,林忠民才从林文处拿到第一笔费用10万元。

  林忠民称,他带领的折达三标项目部隧道一队,工人最多时有一百多人,主要靠挖掘机开挖和炸药爆破进行隧道施工。至2012年8月,工程完工。至2012年12月,除去一些主材,如钢筋、水泥、砂石等,林忠民说自己只从林文处拿到2100万元左右。

  2013年12月27日,折达公路通过交工验收通车。而林忠民仍在四处奔走讨要工程款,“为了不失信于人,农民工工资都是我找亲友借钱垫付的。”林忠民称,至2015年,林文拖欠他工程款、押金及利息共2700万元左右。

  为此,林忠民走上了举报之路,先后向甘肃省纪委、国家信访总局等部门举报折达公路项目存在转分包、偷工减料、拖欠农民工工资等问题,引发媒体关注。

  林忠民称,央视报道后,甘肃省纪委人员等近期已多次联系他,要求配合调查。就林忠民所说的情况,澎湃新闻曾多次联系林文,但其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否认“刷层涂料就算整改”

  4月12日,甘肃远大路业集团有限公司工会主席、折达公路项目办副主任孙国生针对“刷层涂料就算整改”一事,向澎湃新闻做了介绍。

  他告诉澎湃新闻,折达公路三标段中标方为核工业西北建设公司,起初项目经理是葛建兵,后换为赵西庆,总工为黄平。

  孙国生介绍,2017年8月18日,他们收到甘肃省公路管理局《关于折达公路信访事件有关事宜的函》后,立即开展了相关调查工作。

  相关检测单位检测后出具检测报告显示,林忠民投诉考勒隧道紧急停车加宽带设计是双层钢筋,实际采用单层钢筋的情况属实。

  9月28日,折达公路项目办约见了三标段项目经理部经理赵西庆、总工黄平,要求对考勒隧道K30+950-K30+990段二衬混凝土左右边墙钢筋未按设计实施问题进行论证,并要求提出处治方案尽快实施。

  同时,因为2013年折达公路通车后,经过几年使用,隧道内壁被污染、亮度降低。2017年8月,临夏州安委会排查安全隐患时,要求相关单位对隧道内壁进行粉刷,排除隐患。孙国生要求赵西庆在考勒隧道加固处治完成后,粉刷考勒隧道和张家塬隧道。

  2017年11月初,核工业西北建设工公司向原设计单位报送了处治方案。11月5日,该公司组织的隧道加固队伍约20人进场等方案确定后施工。孙国生介绍,在等待方案确定的过程中,项目经理赵西庆安排施工队对考勒隧道和张家塬隧道内壁进行了粉刷。

  但在11月10日召开的方案评审会上,与会专家认为,应进一步收集基础资料,补充完善方案,组织第二次专家论证会。在最终方案确定时间无法预计的情况下,加固施工队于12月20日撤场待命。

  孙国生称,第一次评审后召开后的11月13日,“核工业西北建设公司折达公路三标段项目部在没有通知我们的情况下,直接向甘肃省公路局报送了《关于林忠民信访事项办理进展情况的报告》。”

  孙国生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上述报告显示,三标段项目部谎称“专家论证评审,基本同意此方案的实施”,并称工期施工一星期,计划于11月28日施工完毕。

  收到上述报告的次日,甘肃省公路管理局以“甘公建(2017)191号”文件向甘肃省信访局作出回复,并抄送至信访人林忠民处。

  孙国生说:“就我们项目办而言,不存在用粉刷替代整改的问题。如果只是用粉刷替代整改,那我们在今年3月16日就不会进行二次论证了。”孙国生提供的文件显示,2018年3月16日,远大路业公司组织召开了考勒隧道缺陷处处治方案论证会,并形成会议纪要。

  孙国生向澎湃新闻表示,他在4月11日晚曾问赵西庆,为何不经项目办直接向公路局报告不实信息,“赵西庆说项目办也催的急,公路局也催急,他没办法了才直接上报的”。

  应澎湃新闻要求,孙国生致电赵西庆,希望他出面接受澎湃新闻采访,解释这一事情。但赵西庆表示他“不方便接受采访,相关资料都交给公司了,采访可以直接去找公司。”

  4月13日,澎湃新闻前往核工业西北建设公司采访,该公司一负责人称,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调查,公司不方便接受采访。

  三标段还有“四方协议”,涉嫌违法分包

  涉及折达公路三标段的“四方协议”和内部协议,该标段被指涉嫌违法分包。核工业西北建设工程总公司于2009年8月4日中标折达公路三标工程后,与甘肃省公路局签订了《临夏折桥至兰州达川公路工程施工承包合同书》,即折达公路第三标段(ZD3)承包合同书。

  但林忠民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一份“四方协议”显示,折达公路ZD3合同段实际施工方并非核工业西北建设工程总公司。

  该“四方协议”由核工业西北工程建设总公司作为甲方,与乙方山西创世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丙方福建凯文隧道工程有限公司,以及丁方平潭综合试验区贯通工程有限公司于2012年5月25日签订。

  这份名为《临夏折桥至兰州达川公路工程ZD3合同段工程质保金返还协议书》的“四方协议”显示,甲方与乙方合作取得折达公路ZD3合同段工程的总包合同后,由甲方同业主签订了本项目的总包施工合同。由乙方和丙方以甲方名义设立本项目的项目经理部。根据丙方与丁方达成的劳务施工合同约定,由丁方承担ZD3合同段隧道工程的实际施工。

  该协议还显示了这份协议签订背景:现由丁方承担施工的隧道等相关工程的施工任务即将完工,经甲乙丙丁四方协商,就该标段中由建设单位保留的工程质量保证金等相关问题的善后处理达成协议。

  林忠民告诉澎湃新闻:“我们是隧道一队,承包的是考勒隧道进口端工程。平潭贯通工程公司是隧道二队,承包的是考勒隧道出口端和张家塬隧道进口端的工程。”

  林忠民说:“林文一直说他是核工业西北建设公司的人,直到2012年我们拿到四方协议,才知道他是福建凯文隧道公司的股东。平常是他的代理人李云贵出面和我们打交道,内部协议上也是李云贵签的字。”

  福建凯文隧道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27日,注册资金2000万元,股东为三名自然人,其中一个名为林文的股东出资额为1600万元,其余两股东出资均为200万元。

  2018年4月12日,折达公路项目办副主任孙国生告诉澎湃新闻,一般情况下,乙方不得将项目转包或分包。他并不清楚山西创世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福建凯文隧道工程有限公司,和平潭综合试验区贯通工程有限公司参与了折达公路的施工。

  代表丁方平潭贯通工程公司在“四方协议”上签字的是谢培玉,他向澎湃新闻表示,他们负责施工的是三标段中的一段路基和一座小桥,工程价款三千二百多万元。工程他朋友从林文那里接来的,还有其他几个朋友在三标段施工,2012年他们和项目部发生纠纷后,他们才签了关于工程质保金的返还协议,协商质保金统一还给平潭综合试验区贯通工程有限公司,“我们这边有一百多万吧,加上其他朋友的大概有六七百万,但是到现在项目部都还没给我们还。”

  平潭综合试验区贯通工程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该公司确实签过这份“四方协议”。代表甲方核工业西北建设公司签字的为三标段项目经理赵西庆,但他并未接受采访。此外,澎湃新闻未能联系到乙方山西创世建设公司和丙方福建凯文隧道工程公司采访核实。

  但值得一提的是,三标段中标方为核工业西北建设公司,其和甘肃公路局签订的合同中,并未涉及分包事项。

  《招标投标法》第48条规定,中标人按照合同约定或者经招标人同意,可以将中标项目的部分非主体、非关键性工作分包给他人完成。接受分包的人应当具备相应的资质条件,并不得再次分包。

  《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78条对“违法分包”的行为作出界定,其中包括“建设工程总承包合同中未有约定,又未经建设单位认可,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部分建设工程交由其他单位完成的;施工总承包单位将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分包给其他单位的”行为。

  据孙国生介绍,通常业主会从人、财、物等方面检查有无转包分包情况,“我们检查过,三标项目经理是核工业西北建设公司的人,银行账户也是他们公司提供的,主料采购合同也是他们公司签的。”

  “但从这个的‘四方协议’来看,这里面可能是存在分包的问题。违法还是违规,这个要查了才知道。”孙国生补充道。

  陕西树理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振凯表示,从“四方协议”来看,这个项目涉嫌违法分包,“中标的没施工,施工的没中标。”

  瞒报安全事故?将会核查

  考勒隧道质量问题被曝光后,甘肃成立调查整改工作组,并派驻前指进驻考勒隧道附近。

  4月11日,澎湃新闻实地探访位于刘家峡水库东侧、临夏州东乡族自治县考勒乡境内的折达公路考勒隧道。

  汽车沿折达公路由北向南行驶,通过考勒大桥、张家塬隧道后,进入考勒隧道。由于内部施工,隧道目前只能单向通行,其中一个紧急停车带已架起手脚架,有工人正在施工。

  在考勒大桥附近的隧道监控站中,驻扎着折达公路问题调查整改工作组前方指挥部。该前指成员包括甘肃省交通厅、甘肃省质量监督管理局、甘肃远大路业集团公司等部门相关负责人,由甘肃省交通厅副厅长刘建勋任前指指挥。

考勒隧道内部加固施工监控。

  前指综合协调组组长张建平、现场施工组组长刘永红向澎湃新闻介绍,隧道内正在进行加固施工的是信访举报的40米加宽段(紧急停车带),这项工程将在5月1日前完成;而折达公路全线检测工作,计划在4月30日前全部完成并提交基础数据;计划2019年1月底前完成折达公路全线施工整治任务,整治任务完成后,确保隧道50年全寿命周期无大修。

  考勒隧道中的一处紧急停车带正在进行加固施工,该紧急停车带已被查实存在“双层钢筋变单层”的问题。

  在折达公路问题调查整改工作组前方指挥部,甘肃省交通厅副厅长刘建勋向澎湃新闻表示,对于这次事件暴露出的问题,甘肃省公路交通系统正在进行“双整改”:既整改公路质量问题,也整改工作作风问题。

  除了已经查实的隧道质量问题外,澎湃新闻将林忠民所反映的安全事故及工程分包问题等信息提供给刘建勋。刘建勋做了记录,并表示将会核查。

  据林忠民称,2010年6月6日,考勒隧道洞内掌子面开挖后,由于项目部供应水泥不及时造成无法喷浆施工,施工断面不能及时封闭,导致岩面严重风化后发生塌方事故,他带领的隧道一队支护班工人杨从元在事故中死亡。

  林忠民向澎湃新闻表示,处理死者后事及赔偿共花费59万元,全部由施工队处理垫付。林忠民表示,就工人死亡一事,他曾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并提供了报案号。

  此外,林忠民还反映,2011年3月的一天,考勒隧道二队工人工棚发生火灾,造成二死三伤,当年8月,这个工队又发生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4月12日,澎湃新闻就上述事故向折达公路项目办副主任孙国生求证,孙国生表示,他只知道发生火灾死亡两人的事故,“是因为电脑主机发生故障引起的火灾,不是人为原因。”

  孙国生记录了林忠民提及的另外两起事故,表示将会核查。他说:“按规定,出现事故的话,他们(施工方)必须通报我们项目办。”

  孙国生回忆称,那起火灾事故后,他才知道林文这个人的存在。当时林文以施工队负责人的身份处理善后事宜,之后似乎再没有见过。而林忠民提到的林文代理人李云贵,孙国生称他也知道此人,“他的身份好像是三标段项目部办公室主任。”

  日前,澎湃新闻先后拨打林文、李云贵电话,试图采访核实相关事宜,但前者电话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而后者电话已经停机。出现在疑似分包合同的“四方协议”中、大股东为林文的福建凯文隧道公司的电话也始终无人接听。

  2017年8月,折达公路项目办接到林忠民的信访举报后,孙国生称他也曾敦促核工业西北建设公司三标段项目部尽快解决与林忠民的经济纠纷,但该项目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双方分歧太大,无法解决。

  4月12日,孙国生告诉澎湃新闻,折达公路这个项目90%左右的资金都已支付给各标段中标施工方,剩余资金为5%的质保金和部分超概算的工程计量款。

  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编辑:李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